『流年征文』我怕衰老,你不认得我(小说)

笔名近代诗词2022-04-15 16:46:300

亲爱的,我不会忘记你写给我的唯一的情书里的最后那句话,你说不论我们谁先离开这个世界,都要在那边静静地等待,等着对方来相认。你说你已经把我的脸深深印在你的脑海里,每个毛孔都记住了。你还和我开玩笑说,不让我衰老,你说你只会记住我这张年轻的脸。亲爱的,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把你这句话当成玩笑,而是当成了我们之间永远的约定啊。

——题记

一个美人!这是每一个见过云姨的人都会在心头急速掠过的想法。是的,一个美人,任何时候都是,时光似乎拿她没有办法。10岁的时候,她叫露珠;20岁的时候,她叫朵儿;30岁的时候,她叫花蕊;40岁的时候,她叫云彩;50岁的时候,她叫火焰……

热爱年轻,讨厌衰老,美人都怕岁月,唯独她不怕。她快乐地过着每一天,她说生活是一座银行,不管你存进去的是快乐或者悲伤,它回赠给你的永远都是带着利息的快乐和悲伤,那么,为什么不存储快乐呢?她用她的快乐思想感染着身边的人,使亲人和朋友们始终生活在一种轻松愉悦的氛围里。

说到亲人,其实云姨只有一个女儿,现在,女儿出嫁,偌大的屋子只剩她孤单一个人。

女儿和女婿要接云姨过去一起住,她拒绝了。“你看妈妈很老了吗?妈妈还没得瑟够呢,才不去给你们当保姆。”

女儿知道,云姨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成为女儿的负累,一辈子好强的她,不容许别人看到她的一点点软弱。

可是没几天功夫,云姨就改变了初衷,因为女儿过日子的能力实在太过糟糕,女婿如果每天都在家还好一点儿,可是他经常要出差,女儿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最让她不放心。这不,女婿前脚刚走,女儿就差点儿出了危及生命的大事儿。要不是因为那晚她不放心,给她打了个电话,女儿恐怕已经煤气中毒死掉了。想到这儿,她的心仍旧怦怦直跳呢!

云姨只好暂时搬过去和女儿同住。

云姨的先生是一个风流倜傥的才子,这对儿才子佳人的结合,曾令很多人羡慕嫉妒恨。他们彼此深深地爱着,彼此都视对方为自己的生命。30岁,也就是云姨被叫做花蕊的时候,他出了车祸,撒手人寰。这样的打击一度让云姨花颜失色,那时,女儿刚刚5岁。

世间事,不要太过于苛刻完美,完美到极致,是不是就有了令人心碎的痛痕!

唉,自古红颜多薄命。这是那些曾经羡慕嫉妒恨的人们留下的冷冷的叹息。

而云姨这朵红颜并没在那些叹息里枯萎,没过多久,她便缓了过来,生活还要继续,因为她还有义务把孩子养大成人。

云姨把一张她最喜欢的他的带着灿烂笑容的照片挂到床头,不管是开心的抑或是伤心的,都会和他说很多话,这辈子注定了,他是她连死神也拆不散的伴儿。

云姨又开始光艳照人,那些叹息的声音渐渐地又变成了谩骂:狐狸精的骨子,还说恩爱呢,这丈夫死了没几天儿,还不是照样到处去抖搂她的狐媚。

因为漂亮,气质优雅又高贵,还天生一副好嗓子。她很容易就在一个大企业里谋得一份公关的工作,这种工作免不了要陪客人喝酒唱歌的,这样对她的皮肤有很大的刺激,没多久她便辞掉了这份让人艳羡不已的工作,宁可去车间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女工,一做就是十几年。

云姨成了工厂里最美的风景,时光改变了很多,唯独没有改变她的美。所有人都知道,云姨爱惜自己的脸似乎达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只要是刺激皮肤的,她几乎都不染指,比如辣的食物,她一次都没有吃过。

云姨爱美是出了名的,但是从来不见她化过妆,她说化妆品会伤害皮肤。她倒是经常做保养面膜,早上一帖晚上一帖,对待自己的脸,就像对待生命一样。

和女儿走在大街上,几乎所有人都会误以为她们是一对姐妹,她活力四射,精力充沛,广场上跳集体舞的大约有近千人,东南西北各有一个领舞者,她是其中之一。

有些人开始说她是“老妖精”,她并不介意,她觉得她配得上这个称呼,为了这个称呼,她在跳舞的时候,甚至扭得更欢了。

自从丈夫去世后,很多男人追求过她,有年轻英俊的富家子弟,也有成熟稳重的成功人士,对于这些追求者,她微笑着一一回绝,她继续过着她单身的日子,继续一个人辛苦地养着女儿。直到女儿长大成人,找到自己的归宿。

女儿也曾有心撮合她和隔壁的马叔叔一起过日子,马叔叔一直都默默地喜欢着云姨,甚至为了她打了一辈子光棍儿。她却死活不同意,她说她并不孤单,她指着床头的那张照片说,“你看,你爸爸不是每天都陪着我吗?”

女儿知道,母亲对父亲的爱,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尽管她对父亲的记忆几乎为零。在心底,女儿真的很敬佩母亲,这么多年,那么多人喜欢她,都不为所动,就这么一直守着一张照片过日子。

“这就是传说中的永恒之恋吧。”女儿心想。

一天傍晚,女儿看到母亲手里拿着一个日记本,对着父亲的照片念叨着什么,女儿知道,母亲又在以她特有的方式思念父亲了。云姨最近一段时间有些反常,不怎么照镜子了,心情似乎也有些压抑,而且总是很小心翼翼地问女儿,“我的脸上是不是又长了很多皱纹?是不是丑得很可怕?”

女儿安慰她说:“不,妈妈,你从来就不曾丑陋过,一生都如此美丽而优雅。”

好听的话就是受用,云姨笑得灿若晚霞。

看到女儿家一切都井然有序,没有什么再需要她去操心的了,云姨就张罗着要搬出去,她说她要出一趟远门,去看看外面没有看到过的风景。

女婿亦知道岳母是个呆不住的人,也赞成她去旅行。可是女儿执拗得很,死活不同意。

“妈要去旅行,正好也给我们创造一点儿浪漫空间,有什么不好呢?”女婿被她的任性弄得很是不快。

女儿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趁云姨去广场跳舞的当口,打开一个精致的小箱子,拿出一个日记给他看。他翻开那本厚厚的日记,走进了一个孤苦的女人无以言表的内心世界——

“亲爱的,我不会忘记你写给我的唯一的情书里的最后那句话,你说不论我们谁先离开这个世界,都要在那边静静地等待,等着对方来相认。你说你已经把我的脸深深印在你的脑海里,每个毛孔都记住了。你还和我开玩笑说,不让我衰老,你说你只会记住我这张年轻的脸。亲爱的,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把你这句话当成玩笑,而是当成了我们之间永远的约定啊。”

“亲爱的,又让你失望了,我还是没来赴约。女儿虽然出嫁了,可是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来处理,让我不放心的事情太多啊。”

“亲爱的,原谅我这么久不去赴你的约。其实我早就在心底下了决心的,等女儿出嫁之后,我就来寻你。可是你知道的,咱们的女儿就算结了婚也让人操心不断。她什么都不会,把日子过得一团糟,这不,昨天,在家里差点煤气中毒,多亏我赶去得及时,不然这孩子小命都保不住了。我只好来这儿给她做保姆吧。”

“亲爱的,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女儿的小宝宝,也就是咱们的小外孙降生了。这个时候我就更加不能一走了之,我得把这孩子伺候大了才行。你都不知道,这孩子是多么招人喜欢,我巴不得一整天都把他抱怀里边,那小脸儿,就像一个晶莹剔透的大苹果一样,真想狠狠地咬几口啊。所以老伴儿啊,你别着急,再等等我,等他们都让我放心了我就去那边陪你。我尽量让这张脸不那么老,到时候你可不许不认得我啊……”

“亲爱的,这几天都不敢照镜子了,因为我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皮肤很干燥。我不怕衰老,我只是怕衰老改变了我的脸,你不认得我了。”

“亲爱的女儿,原谅妈妈的不辞而别吧,如今你已长大,也找到了可以照顾你一生的人,妈妈就放心了。妈妈也到了去和你爸爸赴约的时候了,还好,现在去找他,他一定会认得我。这些年,我尽力保养我这张脸,尽量不让它老去,就是怕自己变了样子,到了那边,你爸爸不认得我……”

“亲爱的,咱女儿这是咋的了,今天在浴室里竟然晕倒了。我要带她去医院检查,她死活也不去,这个倔犟劲儿是随了你的。唉,看来暂时我还是不能走啊……”

女婿手捧着日记,忍不住地落了泪,他万万没有想到,岳母竟然有着如大海一般的心思,而他竟然连一滴水都没有感觉出来。

女儿对她的夫君说,“自从父亲过世以后,母亲就有了记日记的习惯,那是她排遣寂寞的一个方法。她从来不让别人看她写的日记,每次写完了都会锁到自己的一个小箱子里。我也是感觉她最近变化比较大,担心她有什么心事,才偷偷配了一把她的钥匙,看到这个日记,才知道母亲一直有轻生的念头。母亲最不放心的就是我,所以我就装着晕倒,装着把什么事情都做得很糟,让她时刻牵挂着我,这样她就没办法离开我们了。”

夫君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你知道吗?你做过的最糟的事就是不早点儿把这件事告诉我。”

“告诉你,我演给她的戏就不会那么逼真了啊。”

“那么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呢?我们的孩子已经可以独自去上学了。”

“是啊,我也正为这个发愁呢?你说,还有什么可以让咱妈继续留在我们身边呢?”

“办法当然有啊。”夫君狡黠地笑了笑,趴到她的耳边悄声说:

“咱得赶紧接着再生一个宝宝!”

注:此文发表于《博爱》2013年第3期

治疗额叶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女性癫痫病会遗传
羊癫疯治好后会复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