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遍地谎言(小说)

笔名励志文章2022-04-28 12:49:440

一、相机行事觅芳影

叶心凌完全没有想到,从下午三点半起,清溪县政府领导班子基本上只围绕着一件事情在运转:尽快找到她。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也很偶然。下午刚上班,清溪县县长翟太平来省政府找分管计划的鲁政副省长汇报工作。等了一个多小时,鲁政总算从一个会上回来了。

鲁政听了翟太平的汇报后,问了些简单的情况,便埋头看文件。翟太平正要出去,鲁政却叫住了他。

“清溪?哦,你们那儿有桃花水母?”鲁政问。

翟太平的大脑迅速地转了一圈,桃花水母?说老实话,他不知道。但是鲁副省长问了,他只好含糊地应着:“桃花水母?好像有,好像有。”

“是吧?好,好。我的一个研究生从你们政府网站上看到了清溪发现桃花水母的帖子,就到你们那儿去了。她是专门去看桃花水母的。”鲁政笑着道,“她姓叶,也是你们清溪人。”

“姓叶?鲁省长,我马上让人问问。”翟太平认真地回答着。

鲁政把手边的文件往桌边上推了推,笑了笑说:“也没什么,别管她,更别惊动了你们县的那些人,我怕到时候搞得影响不好。”

“我知道,请鲁省长放心。”翟太平说着就出来了。他没有马上离开省政府大楼,而是在秘书二处找到了他的清溪老乡黄扬处长。

他问:“鲁省长还带着研究生?”

黄扬说:“是的,一直带着。他本来就是江大的校长,当副省长后,仍一直挂着教授的职衔,带研究生也就不稀奇了。”

翟太平又问:“是不是有个姓叶?清溪人?”

“这个我可不太清楚,不过我现存可以帮你打听。”黄扬说。

黄扬打了几个电话,很快就弄清楚了。鲁副省长的研究生中确实有个姓叶的女生,叫叶心凌,是清溪县人。而且,提供消息的人强调说:鲁副省长很喜欢这个女研究生,听说在大湖边还专门给她买了一套别墅。不过,当然只是听说……黄扬在给翟太平复述时,也特别强调了“当然只是听说”这句话。最后,黄扬半开玩笑半是批评道:“你这个翟县长啊,清溪出了这样的女才人都不清楚,真是失职啊!”

“是有些失职。”翟太平说,“这下我心里有数了!我马上安排,将功补过!”

出了省政府大门,翟太平在车上就给本县的常务副县长蒋一诺打电话,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然后强调:“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找到叶小姐。这可不是一般的人。听着,找到后迅速安排好,要按最高规格安排。其余的等我下午回去后再定。另外叫人查查桃花水母的事。”

“什么?桃花水母?”蒋一诺愣了。

翟太平大声道:“就是桃花水母,马上叫人查些资料,特别是县里关于桃花水母的情况。”

蒋一诺说:“我明白了,立即安排人去办。”

从这一刻起,清溪县政府的工作重点转到了叶心凌身上,或者说是转到了桃花水母这件事情上。蒋一诺马上召集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参加会议,组成了两班人马。一班负责寻找叶小姐,另一班负责搜集有关桃花水母的资料。所有工作由蒋一诺亲自抓。

县政府办主任姚则之,负责带人寻找叶心凌。在出发之前,寻人小组又碰了一下头。姚则之强调说:“不能无的放矢地乱找,要理清头绪,顺藤摸瓜。既然是清溪人,就能找到线索。”果然,一打听,就知道这叶小姐家在清溪县山口镇风光村。村里很快报来了叶小姐的手机号码,姚则之试着拨了两次,都是关机。他当机立断,决定直接到山口镇叶小姐的家里去。

“她既然已回到清溪,岂能不回家?”姚则之肯定地说。他让人买了一些水果和营养品,一路直奔山口镇。镇干部、村干部早在那里候着了。

一行人到了叶心凌家,把她老实巴交的父亲吓了一大跳。他先是以为女儿出事了,再一听,原来是县里的领导专程来找女儿的。而且,大包小包的,放了一桌子。

姚则之问叶心凌的父亲:“叶小姐一直没回来?她在清溪县城里是不是有什么要好的同学?”

“一直没回来。要好的同学,好像也没听说过。这丫头……”老人有些急了。

姚则之也有些急,不过他们急的内容不一样。姚则之叹了口气,说:“既然没回来,那我们就走了。我给您留个号码,她一同来您就告诉我。”

姚则之回到了县政府。另一组查资料的工作有了很大的进展。他们不仅查出了足足一尺高的有关桃花水母的资料,而且还查出了清溪出现桃花水母事情的缘由。他们在政府网上找到了一个网名叫清溪客的人发的帖子,又通过电信部门,查到了清溪客发帖的IP地址,可是接下来的工作就不顺利了。清溪客发帖的地方,是个网吧。里面没有人认识这个网名叫清溪客的。线索一断,他们的工作没法再开展,再加上又到了下班时间,只好鸣锣收兵了。

蒋一诺听了两个组的汇报,说:“先吃饭,再继续工作。十点钟之前,两个组的工作务必都要有进展。”

饭后,姚则之又将全组人员召集过来,商量晚上怎么去找人。在清溪,找一个人,说难也不难;可是,真要找起来,说容易又文在不容易。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姚则之作出了决定:“大家分头到各大宾馆去查。叶小姐既然到了清溪,又没回家,就有可能住在宾馆。按叶小姐现在的身份,她不会住车站边的那些小旅馆,她能看上的,也就三四家。”

姚则之带着几个人到了清溪宾馆,一查,还真查着了。叶心凌是下午入住的,住312房间。姚则之喜不自胜,马上上楼,按了好大一会儿门铃,却没人应。值班的服务员说:“她可能是出去了,没见她出来吃晚饭呢。”

“那就在下面等吧。”姚则之对其他几人说。

他们下了楼,开了个房间,又跟服务员交代了几句,便打起牌来。打牌前,姚则之将情况向蒋一诺作了汇报。蒋一诺说:“很好,太平县长刚回来就问到这事。找到了,你们先告知叶小姐一声,明天早晨太平县长要来拜访她。另外告诉宾馆,把叶小姐安排到那套最好的贵宾房里。”

姚则之说:“行,我就办。”

几个人打着牌,快到十点的时候,山口镇的镇长打来电话,说叶小姐已经主动与她父亲联系了,就住在清溪宾馆。刚才她在外面上网,马上就要回房间了。

姚则之马上停止了打牌,来到宾馆大厅,刚站稳,就见一个年轻女子走进了宾馆。姚则之看她那气质与模样,就猜想一定是叶小姐,上前一问,果真就是。

姚则之说:“叶小姐,听说您回到清溪,我们翟县长高度重视,这不,让我来先安排。啊,对了,我是政府办主任姚则之。”

“姚主任?这……”叶心凌正要问,姚则之道:“这样吧,事情等明天再说。晚上叶小姐住的房间,我们刚才已帮您换了,行李也拿过去了。服务员,过来送叶小姐到贵宾房去。”

叶心凌诧异道:“换房?没必要吧。怎么回事?我都被你们搞糊涂了。”

“您就别问怎么回事了。走,我送叶小姐过去。”姚则之说着就和服务员一道在前面走,叶心凌只好木然地跟在他们后面。她想起刚才父亲在电话里面告诉她的一切,再加上现在这场面,她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

到了,贵宾房,姚则之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也不打扰叶小姐了。您先休息,明早翟县长过来陪您吃早饭。”

“翟县长?我怎么……”叶心凌更困惑了。

姚则之一笑:“叶小姐放心地休息,关于桃花水母的资料,我们正在为您准备:您安心地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姚则之等人走后,叶心凌坐在沙发上,心里的疑团越结越大。她是看了清溪客的帖子后,一个人悄悄回到清溪的,怎么就惊动了县政府的人?而且连县长都还要来陪她吃早饭?这事真是太离谱了,至少在她看来,这事就像天方夜谭一样。从小到大,她见过很多人,但还没见过清溪县的县长。在乡下,县长就跟皇帝差不多,一般的平民百姓怎么能见到他?

这贵宾房比她下午住的那个标准间高级多了,是里外套问。外面会客,里面是卧室,铺着地毯,灯光柔和安静,显得温馨寅人。更令她高兴的是,这个套间里居然可以上网。可是,她的心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倒不足因为下午去桃花潭没有看到桃花水母,而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政府办主任,还有明早将过来陪她吃早餐的什么翟县长……

桃花水母?也许是为了桃花水母。刚才姚主任就提到了关于桃花水母的资料,说叫政府来找她至少跟桃花水母的事有关。可是,他们怎么知道她来到了清溪?难道是看了她在清溪客的主帖后同的帖子?不太可能。难道是从桃花潭边她遇到的那个姓周的老人那里知道的?好像也不太可能。难道会是鲁政?

鲁政是叶心凌的校友,只是比她整整高了二十届。鲁政第一次出现在江大时,是作为校友回来参加江大百年校庆的。当时的鲁政英姿勃发,神采奕奕。校长介绍说,鲁政是江南省的副省长,海归经济学博士。校庆典礼后,鲁政面对全校师生,发表了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激情演讲。他旁征博引,妙语连珠。叶心凌觉得,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博学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副省长。听别的同学说,鲁政一边当着副省长,一边还带着研究生。

爱情的光环就在那一瞬间在叶心凌的心头升起来了,毫无遮拦,迅猛异常。叶心凌感到了被灼烧的快乐,同时也被自己内心的改变而吓了一跳。

后来,鲁政向学校提出,要在江大选择两个成绩好的学生做他的助手,将来可直接读他的研究生。就这样,品学兼优、相貌出众的叶心凌和另外一个男同学被荣幸地选中了。再后来,鲁政看她的眼光也变得异样起来。当初冬的湖面上升腾起白雾时,她搬进了鲁政特意为她购置的湖边别墅,随后就度过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夜晚。她甚至觉得在那个夜晚,她是自觉的,也许还有些主动。虽然他们走到了一起,但在她对他的感情里,导师的成分占了一半,另一半才是男女之间的爱情。这两种感情混合在一起,使她对他,不仅仅有爱慕,更多的是崇敬、服从和依赖。就像她喜欢他喊她傻丫头一样,两情交融时,他们是情人;而更多的时候,他们是师生,是父女……

想到鲁政,叶心凌不免心里一激灵,也许就是鲁政。鲁政知道她来清溪,而且知道她来是为了看桃花水母。她上午与鲁政通过电话,按刚才姚主任说的,下午清溪县政府就介入此事了。鲁政是副省长,现在找她的是清溪县政府,这事的逻辑性就出来了,也连贯了。但是,鲁政为什么要告诉他们她到清溪来了呢?

她马上给鲁政打电话,可他的手机关了。鲁政家里的电话号码她也有,但是她没有打,因为她觉得那不合适,也不应该。

早晨八点,她洗漱完毕正要出门,门铃响了。她开门一看,见服务员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笑吟吟地说:“这是我们县政府送给叶小姐的。翟县长已经在楼下等您了。”

叶心凌下了楼,看见一个高个子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翟太平笑道:“叶小姐,欢迎您回到家乡。听鲁省长说,叶小姐回清溪考察桃花水母,我很高兴啦。这说明叶小姐对家乡有感情,关注家乡。桃花水母的问题,是个大问题啊,值得认真研究!”

叶心凌听着,觉得翟太平这话有些滑稽。但是,她还是笑了一下,说:“我这次只是由于好奇才回来看看,其实你们这样……”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嘛。不要说鲁省长,就冲着您对清溪的这片感情,我们也应该这么做嘛。走,我陪您吃早餐去。”翟太平说完做出“请”的手势,叶心凌只好跟着他来到了餐厅,一看就他俩,服务员倒是站了一大排。

叶心凌正纳闷,翟太平道:“清溪的经济条件有限,若招待不周还请叶小姐多多包涵。上午政府要开个会,专门研究桃花水母的事。我想请叶小姐去给我们指导指导。”

“这……这怎么行?桃花水母,专门为这事开会?不太合适吧?我去过桃花潭,并没有看见桃花水母,到现在也没联系上在网上发帖子的清溪客。我怀疑是不是有人随便一说,倒让我当真了,还麻烦了你们。我呆会儿就准备回省城。”

叶心凌刚说完,翟太平就笑道:“叶小姐不能走。这个……这个桃花水母的事,我昨晚回到清溪,也作了点儿调查。我们还派人到桃化潭去了,见到了潭边的周老二,他把您的情况简单地讲了一下。虽然您这次没看见桃花水母,但我们以为并不能代表就没有桃花水母。是吧?”

“当然可以这么说。”

“那就好。既然可能有,就行。而且据蒋县长了解,可能有人拍到了桃花潭桃花水母的照片。上午我们就请他送过来。如果都没错,我觉得这对清溪是个机会。所以,我还是想请叶小姐在清溪多呆几天。鲁省长那边,有什么情况我来报告。”

“那倒不必。你是说,有人拍到了照片?”

“好像是。清溪镇文化站的一个摄影师,据说也是前几天才拍摄到的。”

“那他会不会就是清溪客?”

“这个还不清楚。叶小姐若想弄清楚这些,就还得多呆几天。是吧?”

叶心凌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也好,我再呆一天,明天回省城。”

上午的县长办公会议就安排在清溪宾馆,这主要是考虑到让叶心凌方便。清溪县县长、四个副县长全数出席。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也列席会议。议题简单,却意义深远——专题研究桃花水母。

癫痫疾病的患者的症状
脑手术后癫痫能治愈吗
专治癫痫的医院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