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暖】你是我心底的一抹暖阳(小说征文)

笔名写景散文2022-04-18 11:21:100

(一)

春季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一缕柔风拂过,送来阵阵花香沁人心脾,让人不由自主地想深深地近似贪婪地多吸几口气。这样美好的时光里,愉悦的心情相伴常常伴随左右,感到世界是这样的美好。

“哦,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如烟从厨房走出来,一边解开围裙一边往饮水机旁走去,准备为自己泡一杯咖啡。自从先生去外地工作后,如烟每天好像都有做不完的家务,也只有这个点,才可以停下来,冲一杯清茶或者泡一杯速溶的咖啡。温馨的时刻宁静的光影里,一向都是如烟的最爱,还时常惹得先生半是调侃半醋意道:“老婆,我真想成为你手上的书,你没事的时候也那么深情的看看我呗!”

“我不用天天看,就能把你记在心里,可这文章不行啊,我就是看了也记不得。”

如烟说得倒是大实话,可在先生听来心里倒是甜丝丝的,一种幸福的感觉占满心间的每一个罅隙。如烟坐在靠窗的沙发上,一边轻轻地用小勺搅动咖啡,一边美美地嗅着浓郁的咖啡香,忍不住轻啜一小口。正准备拿来一本书来看,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哦!我怎么忘了给花浇水了!”

说完,她自嘲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放下杯子朝阳台走去。这是一个摆满了各种花卉生气盎然的,有着浪漫气息的小型的空中花园。看着那些有些发黄,干枯的枝桠,一种强烈的怜悯瞬间涌上如烟的心头。

“哦,我的宝贝!真对不起啊,几天没来看你们了。”

说着就顺手,拿起阳台上的小水壶逐个儿小心翼翼地喷洒着清水,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弄折了一枝似的。她满眼含笑温柔的模样,好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就在剩下一株的时候,如烟不由的挺了挺有些酸痛的腰,抬头的时候像是碰到了什么似的,还来不及细看就听到耳畔“叮当,叮当”响个不停。

风铃!一串紫色的铃铛正因刚才的碰触而来回摆动,发出清脆悦耳的歌声,在如烟听来那样的响声就是一首美妙的音乐。如烟闻声一怔,凝视了好几分钟,才嚅嗫道:“风铃……紫色的贝壳裹上幸福的味道……”

一个久远的声音穿越空间如梦似幻的飘来,是那样的亲切,清晰:如烟,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没有美丽的礼物送你,也说不出华丽的辞藻。我用自己的笔画一些海边的贝壳,涂上幸福的紫色,穿一串风铃挂在你的窗外……

哦,暖暖的,一种幸福的感觉从心底袅袅地升腾,慢慢地爬上脸颊,盈满眼角。往事啊往事,如流水一般不可追回,却又如电影一样刻进记忆的光盘……

(二)

“如烟,如烟”

那时如烟正低头忙着准备下一节英语张老师要讲的课,同桌的那个长头发的小个子女孩霞突然用胳膊肘戳了一下她。她有些反感地,懒洋洋地叫道:“叫什么呀,天塌了还是地陷?”。

霞并没理会她而是轻轻地又靠拢一些,小声地有些羞涩地说道:“欧阳,你看欧阳,咱班物理最棒的一个。不过就是为人有一点的傲气,有同学向他请教难题,他理都不理的!”

当如烟抬头去看的时候,那个叫欧阳的男生已经从她们的座位前走了过去,到了他自己的座位边。如烟不明就里,转头望了过去,淡淡地说:“是么?!看着是很挺骄傲的。”

说话间正好撞见欧阳迷惑的目光,如烟瞧见欧阳的嘴唇动了动,好像说了一句什么,估计是知道有人在议论他吧。如烟本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人,此刻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她可不想让人误会她啊。

如烟在心里暗自责怪霞太三八:“这样多不好啊,都怪该死的阿霞了!好端端的讲别人干嘛呀,管他做什么啊,真是的!还让人认为自己是再骂他呢!”

如烟狠狠瞪了一眼同桌霞,转过身拿出课本,迎接下一堂课的到来。学生的日子总是伴随着上课下课的铃声度过。转眼之间又到了编排坐位的时间,说不清到底是按身高还是按照成绩的好坏,班里的座位还真是来了一个大颠覆。如烟属于那种娇小的女孩,这一次的座位竞也有原来的一排变到了五排,原来的同桌也有霞变成了一个有点陌生的慧。对于这一次的变动如烟有着说不出的失落感,心里憋了一股火气。

“啊,如烟,我们又成了邻居啦。”

原来的后排邻居军,看到如烟抱着一堆书走来,笑盈盈地招呼道。如烟平时觉得军还行,可今天看来,特别是那样的笑容,让人觉得是那样的讨厌,窝火,真恨不得朝军笑颜如花的脸上一拳打过去。

如烟努力克制着自己的那股火气,冷冷地问道:“干么,你不欢迎呀?”

军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这时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平淡的友好的:“军没说不欢迎你呀,——欢迎你成为我们的邻居。”

如烟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瘦高身材,脸庞略显黑黑的还算英俊的男孩,正用一双充满善意的目光望着自己。欧阳?原来就是阿霞口中所说的冷傲的优秀的物理“博士”啊?!

如烟暗自想着阿霞的那番话,那样的神情,不由自主轻轻一笑。尽管这个笑容不是送给欧阳,但在他看来一个微笑就是代表了友好。同学间的相处能和睦才是最好的,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能够为了同一个目的,相聚在一起实在也算是缘分。尤其是这些来自不同家庭的男孩女孩们能够在一起学习文化,一起成长享受无忧无虑的黄金时光,难道不是一种幸运美好的事情么?!如烟和欧阳真正意义上的相识就在这一答一笑里拉开了序幕。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如烟的贪玩也不例外。有一天的傍晚,如烟刚踏进教室,就被自己的姐妹淘不由分说地拽出教室。

“月儿,你干么呀,风风火火的。”

“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如烟被月儿弄得莫名其妙,还是跟着出了教室。在校园一处僻静的地方,月儿终于停了下来,神情凝重地说:“如烟,你给我说实话,上星期你的手生疮,是谁带你去看医生的?”

仍是一头雾水的如烟,不知道这个好姐妹为何问这个问题,于是就老实地说:“我还以为是啥事呢,原来是这个事情呀……”

月儿显得有些烦躁,急急地打断了如烟的话:“你快说啊,急死人了。”

如烟看到月儿极为严肃的神态,心里猛地一颤,隐隐约约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于是就干脆地说:“是爸爸带我去的!”

“真的,你没说谎?”

“干么呀,我为什么要说谎!你哪根筋搭错了!”

被好友的怀疑搅得如烟心里乱糟糟的,不由得蹿起火来,声音也比以往高出了几十分贝。月儿并没有被好友的气势吓到,听了如烟的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如烟的眼睛,确定从那清澈的眸子里得到真诚的,坚定的答案后这才放心似地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这就好,这就好!”月儿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拉如烟的手,有补充说,“没事了,我们回教室!”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不!现在一团团的迷雾正涌上如烟的心头,心里沉重极了,不明不白的怎么可以!眼看好友准备欲盖弥彰,瞒天过海,不了了之。

如烟一把甩开好友的手,原本清秀的脸也因生气涨得通红,嚷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手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月儿现在才有些后悔,真不该在听到有关如烟的谣言后,冲动地就找过来。现在再看如烟的这般架势,不沙锅问到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该怎样对她说,如果表达不好不但会伤了如烟的感情还会葬送两人的友谊……

容不得月儿想好对策,只听见如烟有些恼怒的,一字一顿地说:“月,你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如果你今天不给我讲清楚……”

如烟深深地吸口气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像是做了很大的牺牲似的又继续说道。

“不讲清楚,我们……就……就绝交吧!”

“不要!”月大叫一声,慌忙去拉转身欲走的好友。哦,天哪,天哪!该怎么办!怎么办啊!见事情有些转机,如烟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催促道:“月,你说吧。你知道的或是听到的一些什么话,现在统统地都说出来吧。”

“你真的确定要听额?”

“是的!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

月眼看再无法隐瞒,于是就小心翼翼地提议说:“你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我不希望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更不希望你因此迁怒于我们的友谊。你能答应么?”

这一定不是什么好情,如烟从一开始就已经断定现在更是确定勿庸置疑,于是就说:“好,我答应你!”

月清了清喉咙,半晌才开口:“我们班上的永,他说……他说……他喜欢你……他还说是他带你去医院看的医生……”

“哦!什么!”如烟一声惊叫。犹如晴天霹雳!虽说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可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来讲已经是超出了心里承受能力的。泪水一下子涌出了如烟的眼眶,纸一样的苍白代替了原来的红润,只见她的两手不停的颤抖,身子也应突然的打击也变得趔趄,月儿见状连忙走过去紧急地把她抱住。

“月儿,他造谣……他造谣……!”

心痛不已的如烟涕不成声。可怜的女孩一向把自己的名声看的很是重要的,没想到自己的不言不语也会招来别人的诋毁,心中的疼痛犹如刀绞一般。月儿看着泪人似的好友,心里也有难以描述的苦楚,她连声说:“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永的错,是他混蛋,他该死!”

如烟泪水如注,委屈极了,哽咽道:“我,我从来,从来也没给他说过几句话的……为什么他要坏我名声……”。

月儿抱着自己的好友,心里自责的很:“我干么要说呢?除了伤害,并不能挽回什么呀”。

真该死!该死!两个女孩就这样站了一阵,也想不出好的主意如何收拾永的恶劣。是谁说过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谣言终归是谣言,会不攻自破的。安抚好如烟,待心情平静些,两个女孩才各怀心事的走进教室。

(三)

永的事情虽然不了了之,但从那以后如烟再看永的眼光却是冰冷的,犹如一把利剑直插永的心脏,永自知理亏也没有再兴风作浪。但这件事对于如烟却是一个不小的伤害,也是从那以后,如烟也就变得更加的沉默,除了前后桌的同学外,很少与人讲话的。对于如烟这样改变,别的同学并没有觉得不妥认为是和以前一样的,但有一个人却明显的感受到了——如烟变了。的确是变了!变得更加的忧郁,甚至有些许的冷漠。这个人就是令班上女生崇拜和喜欢的男神——欧阳。说不清有多少的时候,欧阳总是喜欢静静地出神地望着坐在自己前排的这个秀气娇小的女孩。连他自己也不弄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女孩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总能牵动他的心,体育课上他的目光会随着女孩的身影而转动。

又是一个课后。同学们因为可以摆脱了上课时的束缚而开心地交谈着,嬉笑着。

“我现在真是愈来愈讨厌上英语课了,一大串的字母真让人头痛!“军一边嘟囔一边举起英语书摔了摔。”

“我也是。”一个同学附和道。

慧转过身调侃道:“是啊,把英语书扔了得拉!”说完就转回身,随即发出一阵嘻嘻地笑声,军佯装恼怒地冲慧的背晃了晃拳头。

“可以啦,可以啦。”欧阳轻笑着插话进来,“说点开心的事么。”

“有什么事情是开心的?这个学校,这些庸俗的老师,看着我都头痛。”又是先前的那个同学嚷嚷。

“除了这些呢,说说长大了以后做什么。”欧阳眉飞色舞兴致勃勃,笑容不由自主地漾在脸上。他一笑起来嘴角就会现出女孩般美丽的酒窝,给人一种可爱,愉快的感觉。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至少如烟在心里这样认为,她喜欢看欧阳的笑脸,总觉得那是盛满了快乐的,阳光的。然而这种感觉,只在她自己的心里,没有人可以窥见,她喜欢这种神秘的感觉,喜欢这种感觉带来的温暖。如烟听着他们的议论并不言语。只听欧阳说:“我长大了要做一个建设大楼的工程师,把我们这里的旧房子全部撤掉!”

军此刻一扫英语带来的困扰也开心起来:“欧阳,你做建筑师,那我就做一个金融家——我支持你的建设!”

“唉,我只想把现在的学习弄好”原来的那位同学说。

“当一个教师也不错呀,没有风吹日晒,工资又稳定”慧说。

“嗨,如烟,如烟,你呢?你长大以后做什么?”大家的话锋一起转向了一直不语的如烟。快乐的气氛总是会转染的,如烟莞尔一笑:“我呀,我……”

还没等如烟讲出来,就被欧阳积极地抢白了去:“如烟,你就当一个律师吧,帮我管钱。”

话一出口欧阳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在大多数人的意识中帮一个男人管钱的事也只有他最亲密的人或者爱人),连忙把目光看向了一边,心里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当他心里正忐忑着,只听如烟柔柔的话语响起:“当一个律师不但要有文化,也要有一个好的口才。我成绩这么差,是考不上的。”

平静的话语里看不出一点情绪波动的痕迹,欧阳生怕如烟因为那句话而生气,现在听到此话,心也稍稍地放下了。其实当如烟听到欧阳的那句“帮我管钱”,心里也着实“咯噔”一下,脸上泛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红晕,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前前后后的同学还在唧唧咋咋地议论个没完,对未来充满着美好的憧憬,若不是上课铃声的响起,真不知道要嚷到什么时候,总之这次的讨论是相当的热闹和精彩。

青春期女孩癫痫症状明显吗
大人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癫痫病发作会死吗